【转载】我来CSDN的这一年

转载于:http://robbin.iteye.com/blog/1136859?utm_source=feedburner&utm_medium=feed&utm_campaign=Feed%3A+javaeye%2Frobbin+%28robbin%E7%9A%84%E5%8D%9A%E5%AE%A2%29 从ITeye(JavaEye)被CSDN收购,我从上海搬家到北京上班,眨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。回顾过去这一年,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改变,工作的职责和角色也重新定位,面临了一些新的困难和挑战。总体来说,感觉自己这一年过得很充实,很有成就感,在公司的大力支持下,计划做并且花了时间和精力努力的事情基本都做成了,如果要给自己打分的话,我会打80分。那剩下的20分代表本计划去做却没有时间或者精力做的事情。希望在未来的一年,可以把我剩下的20分也做好。 2010年3月 – 2010年8月 2010年3月底我到CSDN报道,接手了公司研发部门和产品运营部门,负责CSDN(包括ITeye)网站所有产品,研发,系统运维,网站运营的工作,不过一直到8月我经常不在北京:一方面经常往返北京和上海处理公司并购的事情;另一方面因为母亲病重常常回家照顾。这段时间主要是熟悉公司的状况,了解部门业务和员工。当时部门士气很低落,两个部门总共17个员工,在我接手部门前已经有两个员工提出了辞职,后来陆续有员工离开,到8月底部门剩下了10个人。考虑到自己也是新人,需要时间了解和适应公司,另外刚刚空降,应安抚老员工保证部门正常运转,因此这段时间做了几项有针对性的改良措施: 1、两个部门人员很少,部门之间协作却存在互相推诿;我和基层员工隔了部门主管,团队经理两个层级,不利于深入业务层面进行调整。因此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:合并两个部门取消部门主管层级,改设5个团队,团队经理直接向我汇报,减少管理层级,提高执行效率。 2、逐步建立和完善部门规范的管理制度,如:使用JIRA进行整个部门的工作任务量化管理;建立定期周会,周报和月报制度;我亲自制定了部门绩效考评内容、评分标准和奖励等级;要求团队间工作配合必须邮件书面确认抄送给我等等。 3、针对公司过去跨部门配合出现的混乱状况,明确了本部门和公司其他部门合作流程,并要求跨部门合作必须抄送我和相应部门高管,得到我邮件确认才准执行。 4、针对公司过去产品无规划无设计的状况,设立产品团队,制定产品设计流程,我兼任产品经理主抓产品,并开始培养产品设计人员。 在我来公司前,CSDN无产品设计和研发流程,无论部门内部还是跨部门产品研发,都是业务人员直接找负责该产品线的程序员下命令修改;大的产品研发,业务人员找UI设计人员做一套页面就发给程序员要求XX时间完成,相互之间缺乏沟通:一方面程序员反感和抵制没头没脑的需求和毫无计划性的产品变更,觉得自己被使唤来使唤去在公司没地位;另一方面UI设计人员被迫承担了本应该是产品经理的需求搜集和产品设计工作,盲人摸象的做完就交差;最后是业务人员抱怨UI设计人员和程序员根本不配合,觉得他们都是大爷哄着才能干活。结果团队之间部门之间推卸责任,事情做不好只怪对方不给力,自己全然没责任。

毕胜成长的那些事儿

毕胜创业感悟:“乐淘这三年经历了非常凶险的转型。从百度的职业经理人到乐淘的操盘手,我最大的坎儿就是战略创新。雷军是乐淘的启蒙老师,但是,在我的职业生涯里,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李彦宏。” 离开百度的日子 2005年,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,我是百度的市场总监和总监助理,然后,我就离开了百度。 出来之后的一年半,是最痛苦的一年半。天上一个大馅饼掉下来把你给砸晕了,就不知道干什么了。我和我老婆,还有我几个哥们,每天斗斗地主,一个礼拜总得一块儿玩上好几天。我这个人,除了工作、抽烟和睡觉,没有任何爱好。我玩儿了不久就腻了,全是在家睡觉、看电视。人家拉我去唱歌,我说哎呀唱歌多没意思,就不知道干嘛,整天是那种状态。 有很多公司邀请我去。高不成低不就。大点的公司我不愿意去。百度是个创业的环境,比较简单,文化非常单纯。大公司的很多文化已经成型了,自己那个阶段又比较狂妄,内心不是大公司沉闷的文化,是开心的文化,所以不太喜欢去。小公司也看不上眼,接受不了别人管我。当你见过市值100亿美金的公司,就不会再对那些小公司怎么着。小公司也是哥们的,去看过,人家管不了我,养不起我,肯定就没人要嘛。 我从百度出来之后,已经不适合上班有老板了。我在百度期间,李彦宏都比较少管我。他是个特别不爱表达的人,什么事儿你自己做主。你做对了他也不说,你做错了他给你记上一笔,攒一段时间爆发一下,这么个人。给他当手下心理压力很大,你做事情只能对不能错。创业型公司只能是这样,错一点儿风险就很大。我在百度练就的性格就是不受约束,很少有人管我。我时间也没点儿,我乐意啥时候起啥时候起,乐意啥时候睡啥时候睡,我的预算都我自己批,花钱也不用管。 (Tips:毕胜创业感悟1:你做事情只能对不能错。创业型公司只能是这样,错一点儿风险就很大。) 那时候,从百度出来的弟兄们基本上分了两拨儿,一拨儿人去读书了,一拨儿人退休了。我去深圳玩,碰到以前百度的哥们,结结巴巴地整天跟我说,说咱们出海吧,我又新弄了一艘快艇,赶紧去一下。大家一退休,就是这种出海状态。 原来以为财务自由就心灵自由了,后来发现不是这样。慢慢地,紧迫感越来越强。再加上那两年我父母连续去世了,整个人很茫然。我在想,人不都是挺虚荣的吗?从百度那么光环的东西上下来,我要干点什么的时候,你起码得一击即中,不能越陷越深。不成的话,你在这个圈里混了十几年,就白混了,就相当于别人把你给遗忘了。说大点,你对这个社会根本啥也没做,你除了扎了点钱之外,你30多岁就开始这样了。万一我活得岁数大点,活到90多岁,刚三分之一就这德行了。你后面还有几十年,都浪费了。 (Tips:毕胜创业感悟2:人不都是挺虚荣的吗?从百度那么光环的东西上下来,我要干点什么的时候,你起码得一击即中,不成的话就白混了,就相当于别人把你给遗忘了。) 李彦宏那么不爱说话的人,后来他也跟我说,你不能再闲着了,再闲下去就废了。 最早我想当陈年的投资人,我什么都不想干。一年多之后,凡客就做起来了。老雷(雷军)说,人家比你大那么多岁,人家都还有创业激情,你就没了?我说我不是没有激情,我是不知道下一个方向在哪。其实我有几个方向,都做了个人投资,没有自己去干。如果那时候做下来,现在也不小了。后来因为我投的那个团队不行,也就死掉了。 老雷说,电子商务肯定热。哥们儿不懂电子商务,真的不懂。你说搜索引擎吧,我能给你连续讲24小时,不带重样儿的。但是你要讲电子商务,你给我讲24小时我一句没听懂。他说,嗨,创业嘛。我说电子商务卖啥我也不知道,他说卖玩具。雷军跟我十几年的朋友,这些都是他跟我提的。他说这个好做,我就不怀疑。我对雷老大的话从不怀疑,现在也不怀疑。然后就开始融资,非常快。因为我自己也要投,雷军也要投,找投资商很容易,根本不用商业计划书那些,200万美金,玩儿似的。 在哪办公呢?正好那天听说陈年要搬到隔壁了,我说赶紧走赶紧走,把家具什么的都给我留下。他说为什么,我说因为我要创业了。这不省事吗?连网线都别给我搬走,连看门老大爷都给我留下。看门老大爷真的留下了,陈年搬走了。我跟陈年,首先不是对手,是兄弟。我们两家共同的投资人有三个,就是说,董事会成员里面有三个是重合的。我们是兄弟公司。